编研工作

范长江在红军事迹传播中的作用

2020-12-10    来源:    作者:范长江纪念馆  浏览次数:537

范长江是我国现代新闻史上最杰出的新闻记者之一,也是第一位在国统区相对正面地报道红军的记者。范长江的作品中透露出了对红军长征的敬意,在红军事迹传播中意义深远,影响巨大。

范长江对红军的报道始于1935年下半年,当时年仅26岁的他以《大公报》特约通讯员的名义,正式开始西北之行。他沿着红军长征的部分路线,采访红军长征的情况,先后撰写了《岷山南北剿匪军事之现势》《毛泽东过甘入陕之经过》等一系列通讯在天津《大公报》上发表。其中《成兰纪行》《陕北甘东边境上》等文章后来被收入《中国的西北角》一书,一经出版,“未及一月,初版数千部已售罄,而续购者仍极踊跃”,根据蓝鸿文教授的考证,《中国的西北角》一书在“一年多时间内连续再版九次”。

1937年初,范长江为求“西安事变”的真相,前往延安对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进行采访,之后撰写的通讯《陕北之行》对红军和红军长征进行了详尽的描写,当时未公开,后被收入《塞上行》予以出版。1941年,范长江执笔《华商报》的长篇连载文章《祖国十年》,其中第19节《长征与追击》和第20节《毛儿盖会议》是专门介绍红军长征的,《江西内战》和《一致对外的要求》这两节也与红军长征相关。

矫正视听:宣传红军事迹

范长江关于红军的这一系列报道,向民众揭示了红军长征的大量信息,且态度相对客观中立,突破了国民党对新闻的封锁,对红军进行了肯定和宣传。

在范长江对红军战况的报道中,既有普通红军战士谈的红军长征全过程,又记录了从平武至松潘途中国民党军队失败的惨状,在他的报道中也曾提到,“陇南各县,最近曾经徐海东、毛泽东两次通过,民间所传作战情形,颇多与公报者大有出入”。范长江突破了国民党对红军的片面报道,对红军的战绩以及国民党军队的失败进行了如实报道。

范长江还对当时红军长征的形势进行了深刻的分析,并对红军前途进行预测。范长江第一篇报道长征的文章《岷山南北剿匪军事之现势》便如实地分析了当时红军面临的困境,并对红军的路线进行了精准的分析。

“西安事变”后,周恩来曾对范长江说:“我们红军里面的人,对于你的名字都很熟悉。”这说明了范长江的报道在红军中的影响。

除了如实报道战况,范长江还从多个角度不同侧面对红军进行了报道。他在报上公开介绍“苏维埃”并作出相对比较准确的解释和说明,在文章中还提及了红军实行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准则,促使读者特别是当时国统区的读者对共产党人及其主张有了新的认识和了解。

此外,范长江对红军领导人也进行了相关介绍。这些真实而又不失生动的描写,让读者看到一个个具有远见卓识、热枕亲切的共产党人。

此外,美国合众社记者爱泼斯坦在一篇文章中写道,“给我留下印象的第一位中国记者就是长江(那时我还不知道他姓范)。那是在他的通讯《中国的西北角》发表后不久,我记得大概是从斯诺那里先听到这些文章,后来又看到了其中译成英文的几篇。当斯诺发表《西行漫记》时,我心中便有这样一个念头:长江的文章可能是促使斯诺产生去了解和报道中国红军愿望的原因之一,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原因。”《中国的西北角》比埃德加·斯诺的《西行漫记》伦敦英文版出版时间要早,相比上海中文版更是早出版一年多。爱泼斯坦的这段话说明了斯诺坚定进入陕北采访可能受到了范长江报道的影响。

在范长江的通讯中,除最早写的《岷山南北剿匪军事之现势》外,其他通讯的“剿匪”二字都加有双引号,这在当时国统区的新闻作品中是难能可贵的。但需要指出的是,范长江早期的报道是在未能进入红军的情况下进行的,因而也存在对红军长征的报道不够全面、有些评述不够妥当的情况。

上一篇: 没有了!

版权所有:Copyright © 2010-2016 范长江纪念馆  备案号:蜀ICP备2020035705号

地址:内江市东兴区田家镇正子村  服务热线:0832-2543333| E-mail:306307197@qq.com